縣區鏈接:
當前位置:首頁> 文化娛樂 > 正文
曹伯植:致敬黃土地上最后的流浪者
2019-07-16 11:32:07

        盛夏的樹蔭下,或者寒冬的爐火旁,一個村子的人圍坐在一起,人群最中間的先生,手持三弦或琵琶,或嚴肅,或逗趣,可以從三皇五帝一直講到家長里短,有吶喊,有嘶吼,也有淺吟……

微信圖片_20190715154027.jpg

        這是陜北說書先生們走街串巷時表演的情景,在那個物質、交通、文化都相對匱乏的年代里,這曾是一代人心中永恒的記憶。

QQ截圖20190715153756.png

        而如今,隨著社會的進步,這樣的情景正在逐漸消失,尤其是陜北盲人說書藝術,更是面臨著被邊緣化、無人傳承和難以生存的諸多窘境。

        從2016年到2019年,本地文化學者曹伯植都在專注地做一件事,那就是以電影的形式記錄下盲人說書藝術最后的風采。于是,《書匠》這部感人至深的紀錄電影才得以問世。

搶救式記錄陜北說書盲藝人的最后時光

       “搶時間。”

        7 月8日,在被問及為何要在古稀之年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去拍攝這部紀錄電影時,73歲的曹伯植這樣說到。

微信圖片_20190715154501.jpg

        “我曾想為這一藝術的傳承和這些盲藝人做點什么,我也曾克服困難,買了房子,想要把這群盲人組織起來為他們服務,進行公益演出,傳承盲藝人說書。但因種種原因,我的愿望沒能實現。于是我想用電影記錄的方式,把他們最后的時光保存下來。”

       曹伯植的這一想法,得到了中央電視臺導演曹建標的贊同,兩人一拍即合。

微信圖片_20190715154018.jpg

        紀錄電影《書匠》,通過曹伯植的行蹤,遍訪了康明義、張成祥、張斌、華世陽、燕鳳喜、吳習忠、邱滿囤等陜北現存的盲藝人,用“搶救式記錄”非物質文化遺產盲人說書藝術最后的風采,用令人震撼的電影語言向觀眾講述了他們的生存狀態和人生命運,運用探索性和開創性的方式,為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提供了全新的表現形式。

QQ截圖20190715153038.png

         電影歷時四年,從摸底走訪、蹲點拍攝到后期制作,終于出爐。近期,這部紀錄電影《書匠》在北京、西安、延安等地舉行看片會,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關注,也得到了高度評價和認可。

        很多人看完電影后,對年逾七旬的曹伯植老人,更加肅然起敬。“很多人都想到了,但只有他做到了,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不得不令人敬佩和感動。”有觀眾說。

“讓每一個熱愛藝術的人活都得有尊嚴”

        他們是這塊土地上最后的流浪者,身背三弦琵琶,手住拐杖,走鄉串戶,能從三皇五帝講到如今的新時代……這些陜北盲藝人傳唱的,不僅是這塊土地厚重的歷史,也淺吟著自己悲苦的命運。

微信圖片_20190715154031.jpg

         “相比于明眼人來說,盲藝人要付出更多更大的努力,才能在這一行得以立足。這背后的艱辛,常人難以體會。”這也是為什么曹伯植一直以來都很關注盲人說書藝術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他看來,盲藝人的陜北說書,更讓人震撼,也更使人感動。這既是一種謀生的手段,也是在捍衛這來之不易的神圣藝術。

        事實上,《書匠》這部紀錄電影,只是曹伯植為研究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陜北說書所做的眾多工作的一部分。

QQ截圖20190715153743.png

        曹伯植參加工作后一直在延安文化系統工作,退休后開始做起了文化“生意”。別人做生意是為了能賺錢,他做生意是為了能繼續做文化研究。“那個時候要去下鄉采集資料,路途的吃喝、交通都需要錢,沒有錢很多工作都難以開展。”就這樣,曹伯植一邊出書,一邊開起了打印部、琴行賺錢。

        義務為這群盲藝人和民間說書藝人編詞譜曲,免費進行培訓,甚至看見一些生活困難的老藝人,他常常自掏腰包去資助。曹伯植所努力的,是想讓這門悠久的陜北藝術得以傳承和發揚,也希望每一個熱愛藝術的人活得有尊嚴。

“我愛陜北說書可以說是愛到骨頭里了”

       “中國藝壇不可能缺少陜北文化,有陜北文化就必須要有陜北說書。”曹伯植后半生的大部分時間是泡在陜北說書這個圈子里的,“我愛陜北說書可以說是愛到骨頭里了”。

        在實地走訪的過程中,當了解到盲藝人的藝術傳承現狀和生存狀況如此艱難,曹伯植的內心便有了沉甸甸的擔子。

QQ截圖20190715153809.png

        “感覺這是老天爺安排給我的任務,不完成就對不起養育我的這片土地。”現在電影完成了,曹伯植的心里也總算釋懷了。但是,他致力于研究和保護陜北說書的努力仍然在繼續著。

        目前,曹伯植手頭正在研究流傳于吳起、甘肅華池地區一帶的靠山調和靖邊定邊一帶的梅花調,已經完成了長篇陜北說書《路遙故事》,還計劃創作一部關于孫立哲的陜北說書集。他說:“現在研究陜北說書的人少,寫長篇陜北說書的人更少,我必須做這些事。”

          “我要把這些珍貴的東西都傳下去,留給后人去研究,帶到墳墓里就太可惜了。”曹伯植說。

QQ截圖20190715153646.png

         這片厚重的黃土地,滋養出了豪邁淳樸的陜北文化。也正是有了曹伯植這樣一批對陜北文化充滿情懷的文化工作者,為行將失去的民間藝術做搶救性記錄,為這片黃土地、為神圣的藝術和苦難的命運譜寫出最深沉的禮贊!(文|賀秋平 圖片由劉寧提供)

 

陜ICP備 14012123號-1、? 陜公安網備:6106020200018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許可證:(陜)字第0098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陜網文(2018)3402-032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陜B2-20190044 廣告總代理:延安新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郵箱:[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13474431555 史先生 501728385 孫女士
延安傳媒網自律管理承諾

应用宝app下载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