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區鏈接:
當前位置:首頁> 文化娛樂 > 正文
《趙匡胤耍錢場》連載27
作者:谷培生 2018-12-27 12:25:15

  

 

  《趙匡胤耍錢場》連載27

  谷培生

  第二天,早飯是李小梅和莫悔之幫張陳氏做的。眾人吃過早飯后。張道成往山下送路就回來了。他對馬大成說:“馬叔,雪基本停了,路也開了,你們可以下山了。小梅昨夜一晚上沒睡,盤算黨姨和周姨媽急著呢。”

  馬大成望著張道成,深情地:“你們都是好人,人們都贊揚你父母的古道熱腸,你們一家子都是古道熱腸啊!好人必有好報。”

  馬武對趙匡胤說:“趙恩公,你救了黨正,救了我們了,你真是我們的大救星。你今天沒事吧,這么厚的雪也沒什么人來耍,你和我們下花門樓去吧。”

  馬大成也說:“趙公子沒有事,下山玩一玩,走吧!”

  趙匡胤也想到花門樓去,所以就說:“那我就送你們下山。”于是,趙匡胤留石守信、王審琦、高懷德照看耍錢場,自己和馬大成、馬武、耿介忠帶著三個劫賊,下山去了。

  黨正仍然坐在他來時坐的那個竹籠子里,讓一個年輕的綁匪背著,為了防止綁匪使壞,馬大成把三個綁匪用一根繩子串起來,馬武看一個,耿介忠看一個,他和趙匡胤看著那個背黨正的,七個人,沿送路人在白雪中掃出的小道,下山去了。

  趙匡胤等人快到花門樓妓院的時候,見小葉捂著個皮襖,在“花常香”樓外張望,見馬大成幾人過來了,小葉跑進了樓門,不一會兒,周月娥、花如意、夜來香、郭秦云、郭楚云就都奔出樓門,迎了上來。郭楚云一邊跑,一邊喊:“馬武,找到了沒有?”

  馬武大聲回答:“找到了,沒找到我們能回來?”

  聽說找到了,花如意喊了一聲:“我的兒啊。”就在郭秦云、郭楚云的攙扶下,撲向竹背簍。她看見黨正好好地坐在里邊,轉身又撲向年齡大點的綁匪,兩只拳頭不分地方地擂向那綁匪,邊打邊說:“你……你,我……我要殺了你!”

  眾人把花如意拉回房里,等安靜了一會兒后,馬大成和周月娥商量了幾句,就叫眾人都出去,只留花如意、周月娥在房里說話。郭秦云和郭楚云帶上黨正先出去了。

  幾個女人說話,趙匡胤覺得不自在,就給周月娥打了個招呼,說他出去轉一會兒,周月娥也沒多想,就說:“你轉去吧,中午回來吃飯。”

  趙匡胤出了門,因為他知道陳摶不在,所以沒有去金龜堡,在街上毫無目標地轉。他走到后街,遠遠地望見半里香酒館門前有一個男子,一手牽著一個小孩,在乞討。突然,從拐巷子竄出一條蒼狗來。那狗像狼一樣,吐出長長的紅紅的舌頭,沖向乞丐,嚇得兩個討飯小孩“哇哇”大哭,趙匡胤怕狗傷害小孩,忙從街道旁的山貨攤上拈起一顆板栗,像打暗器一樣擊向蒼狗。雖然趙匡胤距離蒼狗有二十來丈遠,可是趙匡胤的內功深厚,正好打在蒼狗的頭上,蒼狗負痛“吱呀——吱呀”地逃走了。

  那年月,流浪的、討吃的司空見慣,趙匡胤在花門樓就多次救助過窮困之人。所以,他走到半里香酒館門口,喊了聲:“楊掌柜的,給上幾個饅頭,我來付帳。”說完,趙匡胤又回頭問那討吃的大人,說:“你這人怪哎,狗來了,怎么護著大的,不管小的,難道小的不是你養的?”

  半里香酒館的楊老板聽見趙匡胤喊,連忙親自用竹盤端出十來個饅頭,遞給討吃的大人,說:“你遇上貴人了,還不快謝謝這位趙公子?趙公子,你真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啊,這段時間,你救助了多少窮人!光在我這,就有三四次了。這次,你可別掏錢了,讓老漢也行一行善。公子,進去坐一會兒。”

  討吃的大人向楊老板致謝后,忙對趙匡胤說:“謝謝大爺!虎子,狗蛋,快,快給大爺磕頭,給楊老板磕頭,快!謝謝,你們都是好人!大爺啊,你有所不知,狗蛋,這個小的,六歲,是我的兒子。這大的,虎子,八歲,是我收留來的孤兒。虎子可憐啊,亂兵搶財劫色,爹媽都遭了毒手,我可憐他,就帶著。這世道,造孽啊!”

  “失敬,失敬!”趙匡胤聽了討吃男人的話,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說,“危難之時,不顧自己的親生兒子,卻照顧一個非親非故的孩子,可敬!可敬!來,進店。孩子,快進店。楊掌柜的,我要請這位義士喝幾杯。快,有什么好的,盡管上!”

  趙匡胤在半里香酒館招待三個討飯吃的乞丐,美美地吃了一餐,臨別,還給討吃的大人十兩銀子,說:“你是好人,是義士!老婆都餓死了,還顧及撿來的孤兒,太讓人感動了!世上還是好人多!亂世要治理,會好的,一定會好的,會太平的。你拿這銀子,找個地方安個家,照顧好兩個孩子。好人必有好報!”

  在一大兩小三個乞丐跪在地上感謝的時候,趙匡胤走出了半里香酒館。

  趙匡胤一邊走,一邊想:“又是戰亂惹的禍!都是戰亂惹的禍!亂世必須整治,必須還老百姓一個太平盛世!我要努力,一定要治亂世,平天下!”趙匡胤邊走邊下著決心,回到了“花常香”。

  房里只剩下花如意和周月娥,周月娥把剛沏的茶,端給花如意,說:“妹子,剛才我聽老馬說,黨正叫那個老點的綁匪叫舅舅,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那人有點面善?”

  花如意剛剛收住的眼淚,又像斷了線的珠子,掉了下來,有幾點,掉進了茶杯里。她哽哽咽咽地對周月娥說:“周姐,都是我造的孽啊。”

  花如意斷斷續續講了這樣一件事——

  原來,花如意十幾年前當妓女的時候,結交過一個長安來的皮貨商。那個皮貨商,就是這個年齡大點的綁匪,叫彭強。花如意和彭強兩人相識后,纏纏綿綿,海誓山盟,一個發誓非彭強不嫁,一個發誓非花如意不娶。彭強差不多一兩個月來一次,一住就是三天五天。花如意自從認識了彭強以后,等彭強為她贖身,所以除彭強外,極少接客。兩人好了兩年多,彭強一去不復返。就在這時,花如意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孤獨無助的她,只能眼淚洗面。有了身孕后,花如意就不再干那迎新送舊的皮肉生意。她想,黨正應該是彭強的孩子,但她懷孕時,接過兩三次客,所以也拿不準,只好讓孩子姓了黨。

  去年,也就是趙匡胤他們到花門樓的那時候,這個彭強又出現在花門樓。花如意怪他一去渺無音訊,可彭強說他做生意賠了本,沒臉來見花如意了。現在他在長安又開了一個皮貨店,生意也不錯,所以他來花門樓找花如意。他見花如意有了孩子,黨正長得又像他,所以就要認黨正做兒子,花如意不同意,說:“我已經告訴黨正,說他父親死了,現在怎能跑出來個父親?”彭強說:“那就認做外甥吧。”花如意也就同意了。寂寞了八年的花如意,禁不住彭強的軟磨死纏,兩人就又好上了。彭強來了兩三次,就想帶黨正走,可花如意死活不同意。前天,彭強帶了兩個人來,說他不要黨正了,也不纏花如意了,還拿了石榴花的牌子玩去了。花如意覺得彭強可能是嫌自己老了,所以只能暗自傷心,沒辦法,也就沒理他。誰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來偷黨正的。

  花如意向周月娥訴說的同時,馬大成在“樵”字號雅間,審問彭強。彭強交代的和花如意說的基本一致。彭強說,他和花如意好的時候,在家里早已娶了媳婦。他對花如意的海誓山盟,都是哄花如意開心的話。他父親察覺兒子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又見兒媳婦幾年都沒開懷,就不讓他外出了。可是,無論他夫妻倆怎么努力,妻子就從來沒懷過孕。結婚十幾年沒能懷孕,妻子承受不了壓力,懸梁自盡了。沒有了老婆的彭強,又想起了花門樓的花如意,所以就又來到花門樓。來了后,他發現了黨正,他認定黨正是他的兒子。想孩子想瘋了的彭強,決心把黨正弄到手:一是要認自己的親兒子;二是讓街坊鄰居知道我彭強會生兒子,有兒子;三是讓年老的父母抱一抱孫子。為此,他不去找年輕漂亮的妓女,而是纏住人老珠黃的花如意。誰知花如意舍身子也不舍兒子,沒辦法,過了年后,他就雇了長安城里的兩個小混混,來花門樓偷黨正來了。因為黨正認他這個舅舅,所以他趁花如意打飯的時候,用蒙汗藥把黨正藥倒,裝進了竹簍子,背了出去。彭強以為,就是花如意想到他偷走了兒子,偌大的長安城,誰也沒辦法找到他,誰知,他才走到耍錢場,就翻了船。

  聽了彭強的陳述,馬大成覺得罪不容逭,但情有可原,所以,到花如意的房子,對周月娥、花如意講了他問的情況,說:“妹子,情況就這。孩子沒事就好。你不要生氣了。咱不是常聽老年人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嗎?妹子,壓住心頭火,點起佛前燈。不要生氣,你好好的。”

  周月娥:“就是的,正兒沒事就好。當然,看妹子的主意,是送官,還是私了?”

  花如意邊哭邊說:“這個該死的,他早就娶了老婆?……老婆死了,沒有娃,才想到我!沒良心的小子,該死的家伙!我以為他……怎是個這貨……周姐,馬哥,算了吧……不能報官的,他八成就是正兒的爹,你們看長得也像……放了他吧。”

  馬大成想了想說:“放了是好,不放怎辦?但要考慮他會不會再來騷擾你?”

  周月娥說:“放?行,只要他不再胡來,主要是怕他再找正兒。”

  花如意說:“馬哥說得對,點起佛前燈,聽天由命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放了他吧。”

  馬大成看花如意對彭強還是有情的,所以就說:“我看是這,我找彭強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留在花門樓,或者把你們娘倆帶到長安去。黨妹,你看行不?”

  花如意看了看周月娥,對馬大成說:“馬哥,我一個婦道人家。你就是我哥,你看著辦吧。我不想到長安去,我看他只是想要兒子,不想帶我去。再說,他家有吊死鬼,我不去,我不去!我不敢住,他家有鬼,女鬼,有吊死鬼。我不去,我不想離開你們,不想看到他的那個家。”

  過了半個時辰,馬大成又回到花如意的房子,對花如意和周月娥說:“嫂子,成了。妹子,彭強同意留在花門樓。他說要回去一下,把長安的店鋪盤出去,再回來。他要黨妹在這街上先盤個皮貨店。”

  見花如意有了笑意,周月娥說:“老馬,讓彭強自己來說吧。咱們能走了。黨妹,有驚無險,還成就了好事。別怪彭強,說明他愛這個孩子。你倆好好談談。”說完后,周月娥回了房,馬大成放了彭強三人,去忙其他事去了。

  陳忠良夫婦在耍錢場住了半個月,現在要回牛背梁去了。他老兩口看見道成有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好媳婦,就想著給山河也找一個媳婦。于是,陳老漢就在趙匡胤面前念叨,看再有這么好的象,給他兒子也說合一個。趙匡胤呢,當時是看到后唐朝廷的分上,賠了五十兩銀子,幫李小梅贖了身,現在他哪愿意再出那冤枉錢。他輸打贏要的幾個銀子不容易,自己還準備出山用呢。他知道,帶著弟兄們闖天下,用錢處多著呢。所以,他對陳忠良老漢說:“你給小梅姑娘說吧,讓她給你留個心。”陳忠良還果真去找李小梅,他說:“小梅啊,看見你們夫婦恩愛,我是高興,也羨慕啊。你看,你兄弟山河也老大不小了,我也想娶兒媳婦啊。你看,有合適的象,給你兄弟說合一個。我們一天住在孤山曠嶺上,見個女人都難,你幫舅舅留個心,給你姨媽說,給咱都留個心。這事,只能托眾人幫忙了。”

  李小梅這才知道,舅舅和舅母在耍錢場待這么長時間,不僅是老姐弟想多說說話,還想給他兒子找媳婦呢。再說,她看陳山河人也老實,一天嫂子長,嫂子短的,嘴也甜,就對陳老漢說:“舅舅,我記住你的話,給山河兄弟說合個媳婦。”李小梅把心思想到了悔之姑娘身上。她以為莫悔之和她父親無家可去,在這兒安個家也挺好的,但是,她不知道莫悔之一門心思找母親。

  陳忠良一聽,高興地說:“那就托你了。可別忘了啊。”

  住了半個月,把心里要說的話,終于說出來了。而且還有了希望。驚蟄了,有些中草藥也該采了,所以陳忠良夫婦收拾著回去。還實心實意地邀請幾個小伙子到牛背梁去玩。

  趙匡胤想,這幾天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到牛背梁去轉一轉,于是,他把一錠五兩的銀元寶遞給陳老漢,說:“陳叔,我們四個跟你去轉幾天,這點銀子,你收下,我們的吃住,就都要麻煩你了。”

  陳忠良不收,說:“看趙公子說的,你們幾個到牛背梁去,是瞧得起我們。再說,你們幾個能吃多少,我怎能收你的錢呢。”

  張強老漢也說:“趙公子,都是朋友了,怎能讓你破費呢。”

  趙匡胤見他不收,就想了個說法:“我說陳叔,你收下吧,你不是準備給山河說媳婦嗎?就算我給你湊了點錢。”

  陳忠良說:“啊,是那樣,好,我收下,趙公子真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啊。”

  晚上,趙匡胤對莫占義父女說他們出去轉四五天,托莫氏父女看好耍錢場。莫占義說:“趙公子,你們放心去耍吧,這兒有我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趙匡胤、石守信、王審琦、高懷德就都拿著換上新把子的武器,跟上陳忠良夫婦到牛背梁玩去了。

  陳忠良夫婦領著趙匡胤等人,離開耍錢場之后,就上了一條崎嶇的羊腸小道。這些羊腸小道,完全是獵人、采藥者和羚牛等踩踏出來的小道。六個人一會兒上山,一會兒過河,一會兒越嶺,一會兒攀巖,像一千多年后的探險隊員。

  牛背梁的山奇、水奇、石奇、木奇、動物奇,一路所見所聞,使四個小伙子不時地發出驚嘆聲。

  牛背梁雖然離長安只有幾十華里路,但除了東邊的這條秦楚古道和西邊的子午古道外,再沒有什么路,所以比較偏僻。山里除了獵人、采藥人、修仙訪道者和個別小毛賊外,人煙十分稀少。沒有人為的破壞,所以原始森林能夠自然地生長,和諧的延續。兩三人才能合圍的古樹,隨處可見,這些古樹,是真正的大樹。當然,老的東西肯定磨難多。老樹在漫長的歲月中,歷經雷擊電打,風撼雪壓,樹身扭曲。但是,這些古樹,頭可斷,腰不彎,真像二十世紀樣板戲中唱的一樣,烈日炎炎曬不死,嚴寒冰雪郁郁蔥蔥,它枝如鐵,桿如銅,蓬勃旺盛堅強崢嶸。被雷電削去樹梢的古樹,像禿頂的壽星老人,滿腦門閃爍著靈慧之光。高枝上掛滿云霧草,像壽星老人的長髯。樹皮上爬滿苔蘚,像期頤老人臉上的壽斑。到處是枯老而自然倒地的千年古木,朽木上寄生著野櫻桃、忍冬、青榨槭、花楸等小喬木和菌類、藤類、動物類。這真叫老有所為,朽有所用,化腐朽為神奇。這才是生生相息,死得其所。不會自我移動的樹木,把根深深地扎在泥土里,鍥進巖縫中,適地而生,應時而長,在它枯老倒地的同時,它的根系上,已經又生長出了幾株小樹。自然界的樹木,以不動應萬變,延續千年萬載,覆蓋千山萬壑。人行其中,幾乎看不見天日,只是在石梁石崖處,透下幾縷陽光,灑在枯枝敗葉堆積的地面,顯出幾分神秘。

  原始森林中,到處是藤。什么野葡萄藤、五味子藤、八月瓜藤。終南山的藤,依樹而生,依樹而長。有的藤緊緊地纏繞在樹上,和樹幾乎融為一體;有的藤長臂一揮連接幾棵樹林,飄逸生動;有的藤墨黑如漆,生出許多疙瘩和彎曲,像一個在痛苦中掙扎的人情緒扭結,在靜態中有一股向上的動勢。

  趙匡胤走在其中,才體會到采藥人的辛苦,才體會到終南山的博大,也才真正體會到賈島訪隱者不遇“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的含義。可是,萬事就怕可是。可是,誰能想象到,這牛背梁的原始森林,一直存在到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竟然毀在所謂建設者的手里,毀于那場勞民傷財的大煉鋼鐵之中。

  牛背梁的降雨量比較大,所以所有的溝,都有水。就連幾丈深幾丈長的小溝,也是涓涓細流。牛背梁山大溝深,坡度比較陡,所以每條山溝都是瀑布。

  走在牛背梁,山頂上聽到的是風聲和動物的鳴叫聲,山溝里聽到的多是水聲和動物的鳴叫聲。風越過森林、激蕩山巖的聲音和水跌宕下山,沖擊巖石的聲音,與動物的鳴叫聲,構成天籟。這天籟,不是大城市人能享受到的,也不是紅塵中的過客能體會到的。他只恩賜于貼近自然、走進自然、融入自然的人們。它能使人忘我、空靈,心靜寡欲。無怪乎修身養性的神仙多在名山大川之中。

  “看,那就是咱們上次看見的神牛!”在一片多巖區,石守信又發現了一群金黃色的牛,就壓低聲音對幾個人說。

  陳忠良說:“這就是羚牛,你們那天問過我。我們這兒的人傳說這就是姜太公騎的四不像。你看這家伙,多大,騎上肯定威風。姜太公不會騎個麋鹿吧?”

  這群羚牛大約有一百多頭。因為離得比較近,所以趙匡胤、石守信、王審琦、高懷德都看了個仔細。這羚牛像羊,像羚,又像牛。體形碩大如牛,肩部高出臀部,吻鼻大而裸,前額顯著突起。喉部有較長的毛。毛的顏色介于白黃之間,成年的一般為白色,老年雄性個別的呈金黃色。雄雌都長角,角向上長一段后外翻又向后彎轉。陳忠良說,因為羚牛的角扭曲得與別的牛啦羊啦都不同,所以有人叫它扭角羚。

  高懷德問:“陳叔,這羚牛吃些什么?”

  陳忠良說:“它們早晨和傍晚吃草。吃些樹枝、幼芽、樹皮、竹葉、青草、籽實什么的。”

  “禍害人不?”趙匡胤問。

  陳忠良搖著頭說:“不,它不禍害人。冬天,高山上有雪,它才下山來,一般它都是在高山上。人遇見,你不逗它,它不攻擊你。你要是挑逗它,嘿!那可兇了。你看,這一群,要是向你沖過來,你能擋得住?”

  趙匡胤說:“這么一群沖過來,誰也抵擋不住。”

  聽見人聲,一頭公牛發出“叭——叭”的聲音。然后帶頭逃走,百十來頭羚牛,聽見放哨公牛發出的信號,也都跟著跑走了。

  王審琦說:“這牛比人還有組織紀律性。你看它們上山時,一頭接一頭排成一條線,不爭先,不恐后。休息和吃草時,還有一頭牛放哨,分工明確,放哨的牛,責任心也強。剛才我看了,站在巖石上放哨的那頭牛,一直在注意四周,沒有低頭吃一口草。真是神牛啊!”

  “你們看,那樹上還睡著一只羊。”高懷德指著一棵傾斜的樹說,“就在那棵樹上,看,它醒來了。”高懷德還在指,幾個人都看見了,只見那動物跳下樹來,在巖坡上幾個跳躍,就翻過小山梁跑了。

  陳忠良說:“那不是羊,叫林麝。麝血、麝骨等都可以入藥,尤其是麝的卵子,就是麝香,是珍貴藥材。過去打獵時,我逮住過。”

陜ICP備 14012123號-1、? 陜公安網備:6106020200018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許可證:(陜)字第0098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陜網文(2018)3402-032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陜B2-20190044 廣告總代理:延安新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郵箱:[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13474431555 史先生 501728385 孫女士
延安傳媒網自律管理承諾

应用宝app下载老版本